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名人堂 >

体操压分背后的黑洞_网易零度角第325期_网易体育

发布时间:2019-07-03 04:3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于中国队来说,本届世锦赛的主旋律就是压分。在已经

  在从预赛到世锦赛男团决赛中,中国队都遭遇了明显的压分情况。男团预赛总成绩更是创造了四年最低,甚至在赛后,连日本队员都承认,裁判在判罚中有偏向日本。

  相同的动作和完成度,预赛时,陈一冰曾经得到15.7分,决赛则是15.466分。他曾表示,自己的动作放在以往基本会拿到15.9。

  内村航平吊环决赛时,无论从难度还是完成度都不如严明勇,但却获得了更高的15.000分,赛后他也坦承“裁判的打分相对还是更有利于日本的。”

  虽然中国男队最终还是获得了2011年体操世锦赛男子团体项目的冠军,但其中的过程无疑是惊险的,这与裁判的压分有很大关系。

  在第二个项目吊环中,中国队拥有两位吊环王:严明勇是前年世锦赛这个项目的冠军,陈一冰则是吊环大满贯得主,集世锦赛,奥运会,亚运会等大大小小吊环金牌为一体。然而,严明勇难度6.8的动作完成分裁判只给到8.166,结果他只得到14.966分。而陈一冰的表现和预赛几乎无异,空中姿态稳健如常,下法也一如既往纹丝不动,但是他的这套6.8难度裁判也只打了15.466的总分。预赛时,陈一冰曾经得到15.7分。而当时他曾表示,自己的动作放在以往基本会拿到15.9。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日本选手内村航平一套不停晃动,空中姿态满是问题的吊环成套得到了15.000分,超过了严明勇,还是在D分不如严明勇的情况下。

  事实上,在预赛中,就存在压分的现象。不过,前天受害的不是两位吊环王,而是两位单杠王。北京奥运会和前年世锦赛冠军邹凯和去年世锦赛冠军张成龙带着7+的D分的成套出场,却分别只得到了7.8和7.9的E分,这也创造了他们在国际大赛中的E分新低。而男团的总成绩也是近四年最低。尽管新规则对单杠的角度控制方面控制得很严格,但这样的分数仍然让邹凯难以理解:我在对手主场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详细]

  赛后,有记者表示,日本队此次与中国队分差比去年小,日本队的头号主力内村航平 却不这么看:“因为这次是在日本的主场比赛,所以裁判的打分相对还是更有利于日本的,这点我也能感觉得出来。”

  最后,内村还评价了对手中国队的表现,他说,“果然还是很强。之前预赛的时候,我们在单杠上有很大的优势,但是决赛,中国队反而通过在单杠上的表现实现了反超,中国队在这点上真的很了不起。”[详细]

  在男女比赛项目中,均有A、B两组裁判员对运动员比赛动作进行评分。A裁判组根据运动员一套动作的内容确定“A”分。“A”分的内容包括:取运动员成套动作的下法加上最好的9个动作共10个动作,计算其难度。男子最高难度动作为F组,女子最高难度动作为G组。

  在所有比赛中,男子和女子项目成套动作的难度分值如下:A、B、C、D、E、F和G;动作分值为:0.1、0.2、0.3、0.4、0.5、0.6、0.7。在所计算的10个动作的难度价值中,每完成一个动作结构组要求,A裁判组将给予0.5的加分。除了跳马之外,成套动作必须要有合乎要求的下法。B裁判组确定“B”分,“B”分从10分开始,以 0.1分为单位进行扣分。

  “B”分的扣分内容包括:成套动作的艺术及完成错误、技术和编排错误。当动作完成发生艺术性和技术性偏差时,要进行扣分。小错扣 0.1分;中错扣0.3分;大错扣0.5分;掉下扣0.8分。

  把艺术扣分、完成错误扣分与技术、编排错误扣分进行汇总,并从10分中扣除,所得分数为最后的“B”分。“A”分和最后的“B”分加起来为一套动作最后的得分。[详细]

  打分不公向来是体操界由来已久的话题,中国队也是打分不公的主要受害者之一。当然,遭遇打分不公的绝对不止中国,其他国家也不乏被压分的受害者,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97年世锦赛,奎媛媛后直360难度的平衡木曾折服全场,但还是无奈输给了罗马尼亚老将高基安。

  涅莫夫示意观众安静的手势已经成了体操史上的经典,由于现场观众对于打分的巨大不满,裁判甚至为涅莫夫当场改分。

  雅典奥运会后,霍尔金娜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认为应该选一批新的裁判,现在的裁判已经失去了客观和公正。”“现在的裁判界就像一个演艺圈,每个人都在演戏。”

  体操是打分项目,所以一套动作在两个不同的裁判眼里分数不同非常正常,但如果超出了一定的波动范围,就变得不再正常。

  可以说,中国体操,尤其是女队,在过去的30年里遭遇了无数次委屈。毕竟,比起男队这支更有资本的冠军之师,中国女队由于比赛能力的欠缺更不入裁判的法眼。其中最为严重的,要属1997年在瑞士举行的世锦赛女子平衡木决赛。在那个10分封顶的年代,动作的独创性和绝对难度成为了决定胜负的因素,奎媛媛一套拥有后直360直到现在仍是世界级难度动作的平衡木,在略有晃动的情况下,只得了9.787分。罗马尼亚老将高基安也有晃动,但难度比奎媛媛低,却得到了9.800分。分数出来时,全场观众都有嘘声。值得一提的是,当时高基安在比赛前放话世锦赛结束后要退役,人们纷纷猜测是裁判送了个顺水人情。然而,高基安直到98年的体操世界杯比赛结束后才选择了退役。奎媛媛则在赛后受到了来自国际体联的道歉信,表示打分出了重大失误,但金牌却无法恢复。[详细]

  当然,体操比赛中绝不仅有中国队是受害者,那些小国家遭受打压是司空见惯的现象。最著名的一个例子,是04年雅典奥运会的男子体操全能决赛。本来应该获得冠军的韩国选手梁泰荣最后却以不到0.049的微弱差距败给了美国的保罗-哈姆,原因是裁判打错了梁泰荣双杠项目的起评分,本该10分起评一套动作被以9.9分起评分打分。因为如果按照10分起评,最终的男子全能金牌将是属于梁泰荣的,他在总分上将反超保罗·哈姆0.051分。

  国际体操联合会证实,男子个人全能比赛中裁判打分的确有误,梁泰荣的双杠起评分应该是10分。这种硬性的错误并没有让国际体联更改结果,他们向梁泰荣道了歉,却没有还给本来该属于他的金牌。实际上,即便算错了分,保罗·哈姆也不配得那块奥运金牌,因为他的跳马在落地后不稳,已经摔到了裁判席上,还获得了9.137的高分。[详细]

  2004年8月23日,雅典奥运会男子单杠决赛,28岁的俄罗斯老将涅莫夫第三个出场,他的精彩表演获得了观众的热烈掌声,但是裁判只给了他9.725分!此刻,奥运史上少有的情况出现了:全场观众很愤怒,他们都站起来,长时间发出嘘声,比赛被迫中断。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裁判终于被迫重新打分,这一次涅莫夫得到了9.762分。可是裁判的退让根本不能平息观众的不满,看台上的嘘声反而更强烈,比赛仍难恢复。此刻,涅莫夫走上台,先给观众鞠了一躬,然后做手势请求观众保持冷静,他的大度终于征服了观众,他们渐渐安静了。比赛至此停顿了足足将近10分钟。这也成了体操史上的经典一幕。[详细]

  2008年女子体操全能决赛,最后一轮自由操, 比赛已经变成排名前三的柳金、杨伊琳、肖恩三人的竞争。率先出场的杨伊琳在三轮过后排名第二,落后柳金只有0.15分,比较顺利的完成得到了15.00分。第二个上场的柳金动作难度分与杨伊琳相同,都是6.2的难度,几个空翻落地也算稳定,但脚下的移动也不少,前团2周的分腿还是很刺眼,但其他动作都完成的比较顺利。她下场后,柳金的分数打出来让人多少有些意外,15.525分。难度与完成情况相似的两套自由操竟有半分的分差。15.525的高分也直接将肖恩逼到了悬崖边。她拿出了6.6的全部难度,前直360前直180的保守连接升级为前直369前直540。720度旋、快速1080、团身旋一气呵成,落地非常干净。在莫扎特的音乐下,肖恩的表现让全场沸腾,为其喝彩。凭借着比柳金出色许多的完成情况,以及0.4分的难度优势,肖恩很有希望追上原本落后柳金的0.6分的劣势。正当所有人期待肖恩上演决地大反击的时候,得分显示器上并没有出现本届奥运会自由操的最高分,而是15.525的分数,与柳金的得分完全相同。[详细]

  东京世界体操锦标赛激战正酣的同时,关于体操打分问题的话题又重新浮出水面。尽管国际体联一而再再而三地修改了体操打分规则,但还是治标不治本,体操的打分系统一直具有争议。从客观原因上来讲,体操的打分系统还是难言完善。

  在10分制的年代,裁判的主观印象对于体操选手们的分数影响非常大。因为那个时代难度封顶,就会造成这样的局面:一位名将做了一套10分起评的动作,一位来自小国的选手同样完成了一套十分起评的动作,两人完成情况基本相同,但名将获得的分数更多。另外,即便是同样10分起评的两套动作,难度也会有差别,名将往往可以凭借难度更低的一套动作战胜没有名气,或者来自小国的选手。

  为了让体操更加公平,真正用实力说线年开始采取了新的规则。即难度不封顶,完成分10分封顶,两者分开计算。这样,就不会出现低难度动作战胜高难度动作的情况。[详细]

  然而,虽然情况有一定好转,但一系列问题又暴露了出来。最明显的,莫过于打分细节变化多,影响对动作理解。

  本届世锦赛上,中国女队在高低杠项目上E分的普遍偏低,就是因为规则对动作细化方面的更改。众所周知,三大转体为骨架的高低杠形成了独具中国特色的高低杠刷分模式,这种模式让中国队在08奥运周期高低杠这一个项目上就可以甩开其他队伍4-5分的差距。由于中国队的三大转体过于成功,且一直被顶为E组,国际体联先是在这个周期将各种掏腿类动作难度提升,最为明显的莫过于正掏沙波被定为E组。直接受益者莫过于俄罗斯队,她们最为擅长这个动作,并且可以直接在做完这个动作后连一个D组的换杠,一下就多了0.2的连接分。

  另外,在09版规则中,国际提炼有针对性地提到了死挂这个问题,进行了规则的修改。所谓死挂,就是在低杠换高杠时动力不足,导致在高杠上做屈身上摆成倒立之前无法形成摆动。由于力量原因,中国女队的死挂一直很严重,而欧美国家在换杠时一般不会出现这方面的问题,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女队在本届世锦赛高低杠上的E分尤其低。即便这个问题在09年时就提出,但直到今年才毫无征兆的在比赛中使用。[详细]

  换而言之,如果裁判能在打分时将扣分点罗列出来,那么中国女队一定心甘情愿。至少我们知道了不足在哪里,可以回去进行专门练习,然而这还是十分遥远的事情。国际体联的打分系统不但变化多,含义模糊,而且非常不透明,至今从来没有将任何扣分点写在纸面上。而在08年以前,甚至没有录像回放系统,这种不透明的做法才导致了今年年初亚运会的绍斌改分门,绍斌违规改分固然是错,但正是这种打分潜规则泛滥的情况,才会让运动队把争取裁判打分利益放在竞争的一部分。

  而更让人不解的是,在处罚结果出来之后,绍斌表示将状告国际体联,质疑国际体联“D1裁判有权控制打分”的规定,但国际体联至今没有对这个所谓“控制打分”规则做出任何解释。而处罚结果仅仅是给绍斌连降两级,中国的金牌也仍然保留。[详细]

  体操比赛的打分争议多多,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其受裁判的个人影响太大。另外,中国队近些年屡屡暴露出的丑闻,早就已经在裁判面前信誉全无。

  2002年釜山亚运会,体操男子项目裁判长的高健走上裁判席对某些单项的裁判提出批评,指责他们把中国队的分数压得过低。

  “年龄门”对中国体操乃至中国体育信誉的打击是近乎致命的,尽管中国体协把责任全推到当事运动员个人身上,但事情的真相如何,人人心中都有杆秤。

  正所谓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体操始终是一个打分的项目,受裁判的主观影响很大。

  涅莫夫事件,就有很多主观的因素在里面,“当时一些裁判,都是来自非体操强国,他们的水平有限。但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部分裁判想压分,让别的选手夺冠。”一名体操裁判分析说:“其实这样的情况,在很多体操比赛中都会出现,包括国内的比赛。”

  不管这名裁判关于黑金丑闻的论调是真是假,至少他关于某些裁判有偏爱的论调是确实存在的。由于体操是观赏性的比赛,裁判打分也会受个人喜好、民族、观点的影响。有的裁判会喜欢身材比较骨感,更有曲线美的选手,另一些则会偏爱力量型的运动员。另外,与某位选手的亲密程度,国籍都会影响裁判的打分。比如来自东欧的裁判会更偏爱俄罗斯选手。

  而且打分也有不成文的潜规则,前体操世界冠军马燕红接受网易采访时表示:打分多少和出场顺序也有一定关系,有一种不成文的感觉,第一场通常打的比较紧,因为裁判有一个心理,后面那么多场次的比赛,你一上来我就打很高的分的话,上来如果比你的还好我不是要打的更高吗?10分的年代更是如此。”[详细]

  中国队本届比赛普遍被压分,我们也要找一找自己身上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连续爆发的丑闻,让中国体操在裁判面前的信誉全无。

  首先当然是董芳霄事件。去年2010年2月27日,国际体联在官网上公布了对中国体操女队悉尼奥运会年龄造假事件的调查结果。调查认为董芳霄的参赛实际年龄为14岁,中国队的铜牌被剥夺。另外就是今年初炒得沸沸扬扬的邵斌事件。在2010年11月在广州第16届亚洲运动会上,在男子自由操决赛的比赛中,来自中国的D组(难度组)裁判邵斌在完成分的打分被公示前,未经通告完成分裁判和高级裁判组的情况下通知记录员更改了完成分。更令人感到荒诞的是是,中国体操界不仅没有反思,体操队的领队还力挺绍斌“清白”,甚至有人在改分门后表示:中国体操界长期以来深受“委屈和打压”,要借这次“绝地反击”,拯救“年龄门”之后“跌落谷底”的信誉。这种对待丑闻的态度,才是比压分更可怕的。[详细]

  相比其他项目而言,体操如今更像是裁判们的运动,只有让打分体系更加完善、透明,才能让运动员做回主角。

http://subarujim.com/mingrentang/23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